那些闯入文学世界的医生

分类:人生感悟 热度:100 ℃

原标题:那些闯入文学世界的医生

  访客

  冯唐,1971年生于北京,诗人、作家、古器物爱好者。1998年,获协和医科大学临床医学博士。2000年,获美国Emory大学MBA学位。

  代表作:长篇小说《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》《万物生长》《北京北京》等,诗集《冯·唐诗百首》等。

  本报讯 冯唐很好地诠释了李白的诗句,人生得意须尽欢,他正处在人生的劲头儿上。从医经商,他是态度严谨的行业精英;而对于文学创作,他亦独有一套审美。

  据青年报报道,对他来说,做医生是治病救人,就是缓解痛苦,其实绝大多数痛苦是根除不了的;写作也是缓解痛苦。医生缓解的是身体的痛苦,写作缓解的是人心的痛苦。

  

  1.如果说作家与医生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,我想可能是“痛苦”。医生缓解身体的痛苦,写作缓解人心的痛苦

  

  记者:先从你的身份说起,医学博士、董事合伙人、医疗创始人……你微博简介却很简单,只是“诗人”,为什么?

  冯唐:我是一个诗人。我的出版商说,《冯·唐诗百首》是最近十年卖得最好的诗集。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,他们认可作为一个诗人的我。

  人有着多种身份,就像标签,有的是自己贴上去的,有的是别人贴上去的。人活一世,身上就会糊满一层一层标签,人生多艰,撕也撕不掉。但要保持清醒,认清自己的本心。我的本心,是一个诗人。

  对我来说,诗人不仅意味着写诗;诗人是发现者,挖掘者。发现生活,挖掘人性——从古至今,这是诗人的本职工作;或者说,这才是诗人。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能够发现这个生活场景,能够描述出这个场景中人心的感悟,才是诗人。现在读《诗经》中的这几句,好像很平常,很简单,那是因为它已经融进了我们的血液,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了。在《诗经》的年代,它刚被唱出来的时候,是石破天惊的。不仅是我写的诗,我的全部文学创作,都是冲着这个目标。

  

  记者:在众多身份中,经商和出书,你似乎哪个都不耽误,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天赋以及这些角色各有怎样的分量?

  冯唐:人一辈子不能只干一件事。一辈子只写诗,多傻啊,也养不活自己。

  中国的诗人,中国的文人,都是多面手。苏轼,既写诗写词,也写文章,还是书法家和画家,还参政议政。但他的诗词,开创豪放派,他的文章名列唐宋八大家,他的书法名列宋四家。他在每一个领域,都做到了最好的境界。能做到最好的境界,这是天赋,是老天给的。

  从另一方面来说,老天给了你这些,就要尽力去用,物尽其用,才尽其用,才不辜负老天的垂青。你比别人聪明,就要把聪明劲都使出来;你比别人跑得快,就要去竞赛,去跑。不能懒,得过且过。老天给了我写作的才华,我就要把这分才华尽情地用,尽情地写,一直写下去,这是我的责任。

  同时,老天怕我太穷,又给了我经商赚钱的能力,让我能生活得好一些。我是职业经理人,我就努力去经商,一为老板负责,二为老天负责。

  写作和经商,都是我的生活。二者不冲突,努力做好最重要。谢谢老天!

  

  记者:相比很多“70后”作家更多是以文学为志业,很少身兼多职。在你看来,你追求怎样的文学人生?

  冯唐:他们是职业作家。同时,还有一部分没有把写作作为职业。比如我的一个出版商,也是“70后”,诗人,同时是做一个很好的出版公司。

  “50后”“60后”,那个时候受时代局限,人都要有单位,一个萝卜一个坑,在单位还不允许兼职,所以作家成了一门职业。到了我们“70后”,就业自由了,爱干嘛干嘛,有的身兼多职,也有人不爱分心,以文学为志业。这是时代的变化。

  是不是把写作作为职业是一回事,写作的追求是另一回事。写作是个很残酷的行业,因为你面对的不仅是现时代的读者,还有你未来的读者。做厨师,只要让正在吃菜的挑剔顾客满意;写作不行。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过去的读者一直读,现在的读者还在读,未来的读者也要读,读了还觉着美。这个我们不知道名字的诗人是三千年前的,名字没有了,他写的诗还在。

  我的写作不敢乞求留存那么长时间。我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,三百年。希望三百年后还有人读我的诗,读我的书,然后说一句“写得还行”。

  写作太残酷了,五十年一百年后,能够有两三行文字被人传颂,都是了不起的事情。

  

  记者:你是理科生,从事的职业往往需要理性,而文学创作则是感性的事。你看待文学创作、表现人物上和其他作家有哪些不同?

上一篇:卫庄点金:8.21黄金美盘走势分析黄金操作建议
下一篇:市交通运输局:开展以案促改暨廉政教育活动
相关内容
各种观点
推荐内容
精彩图文